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1章

-

臘儘春回,鶯飛草長。喜的是楊墨祁終於熬過了這個漫長又寒冷的冬日。然而,才過立春,他的身子狀況直線下降,臉色越來越不好,連處理公務的力氣都冇有了,大部分時候也都是在睡覺,饒是這樣精神依舊不好。禦醫說,他此刻接近油儘燈枯了。我將所有的事情都推掉,也不再去太醫院,每日隻是陪著他。他喜歡枕在我的腿上,他說這樣一睜眼就能看到我,可真好。他拉著我的手,像是小孩子一樣:「我死了以後,你跟誰在一起都好,但是一定不...

臘儘春回,鶯飛草長。

喜的是楊墨祁終於熬過了這個漫長又寒冷的冬日。

然而,才過立春,他的身子狀況直線下降,臉色越來越不好,連處理公務的力氣都冇有了,大部分時候也都是在睡覺,饒是這樣精神依舊不好。

禦醫說,他此刻接近油儘燈枯了。

我將所有的事情都推掉,也不再去太醫院,每日隻是陪著他。

他喜歡枕在我的腿上,他說這樣一睜眼就能看到我,可真好。

他拉著我的手,像是小孩子一樣:「我死了以後,你跟誰在一起都好,但是一定不能是楊墨禮。」

他望著我的眼睛,道:「婉兒,我這個人很小氣。」他的眼睛亮晶晶,似有華彩一般,「我會把你藏你起來。讓楊墨禮這輩子都找不到。」

我喉頭髮酸:「那你就好好活著,把我守得好好的。」

他的眼睛放空看著天,喃喃道:「這輩子不行啦,下輩子吧。」

這些日子,楊墨祁幾乎處於昏睡的狀態,我寸步不離地守著他,滴水未沾地守了他幾個日夜。

小嬋來勸過我,勸過幾次我已經不大記得清來了,到最後小嬋哭得兩眼通紅,讓我吃些東西,我看著那些飯食,實在是一點胃口都冇有。

沈翊也勸過我,讓我保重身體。那時候我虛弱得已經不是很想說話了,隻是我害怕,我怕隻要一走開,楊墨祁就會離開我。我想陪著他,一直到最後。

大約是熬得太狠了,我還是冇忍住睡著了。

等我再醒來的時候,已經不是在宮裡,而是在不斷行進的車裡,不知道要去往哪裡。

沈翊就坐在我的對麵,等待著我醒來。

我站起身子,隻覺腿腳軟綿綿的,興許是許久冇有吃過飯了,竟然連站起來力氣都冇有,一下又跌落回座椅上。

我探過身,扯著沈翊的袖子告訴他我要回宮,要守在楊墨祁的身邊。

沈翊的漆黑的眸子對上我的眼睛,告訴我說這趟車已經行了三天了。

沈翊給我下了藥,所以我纔會睡著,趁此機會他將我帶離了皇宮,行進的三天中,他不間斷地給我喂下安神的藥物,以保證我在中途不會醒來。

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。

沈翊說,這是楊墨祁給他下的最後一道命令。在楊墨祁油儘燈枯之前,讓他帶我遠離皇宮,去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,尤其是楊墨禮找不到的地方。

我不大相信,執意要回去。

而後沈翊告訴我一件事,彷彿晴滾滾驚雷,轟隆得我耳膜作響,大腦中一片空白。

他說:「皇上已經駕崩了。喪鐘敲響了二十七下,舉國皆知。」

我不敢置信地看著他,隻覺得心口有一塊驀然擊碎,一股酸楚之感堵在喉嚨裡,臉上血色儘失。

沈翊眼中帶著沉痛,聲音喑啞:「皇上說,在他生命最後能有婉兒姑娘相陪,他已然覺得十分滿足了。」

悲傷一時間再也抑製不住,我將所有的痛苦的情緒都賦給了哭泣,淚珠大顆大顆地從眼中流下,模糊了眼前的視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