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3章

-

由於楊墨祁生了一場病,以至於今年的秋獵推遲了一些。隻是楊墨祁的身子還未大好,圍場狩獵仍顯得有些吃力,相比之下,常年跟隨軍隊南征北戰的楊墨禮在這圍場倒是更顯鋒芒。夜晚的塞宴尤其盛大,楊墨祁和阿姊坐在居高的上座,草原上的一十五個部落的首領紛紛落在右側的下首,我同楊墨禮及其他的皇室則坐於右側。一十五個部落為了迎接王室的到來,這場塞宴用了最好的牛羊,最醇香的美酒,找來最部落最美麗的女子跳最好看的舞蹈。草原...

由於楊墨祁生了一場病,以至於今年的秋獵推遲了一些。

隻是楊墨祁的身子還未大好,圍場狩獵仍顯得有些吃力,相比之下,常年跟隨軍隊南征北戰的楊墨禮在這圍場倒是更顯鋒芒。

夜晚的塞宴尤其盛大,楊墨祁和阿姊坐在居高的上座,草原上的一十五個部落的首領紛紛落在右側的下首,我同楊墨禮及其他的皇室則坐於右側。

一十五個部落為了迎接王室的到來,這場塞宴用了最好的牛羊,最醇香的美酒,找來最部落最美麗的女子跳最好看的舞蹈。

草原上的部族向來豪放不羈,整拳大的酒碗,推杯換盞,觥籌交錯之間,很快醉意上頭。一十五部落族裡最大的首領,提著酒杯站了起來,向著楊墨祁的方向恭敬地說了一番客套的話語,而後表明為了迎接他的到來特意準備了一番驚喜。

楊墨祁挑著眉看他,似乎也十分好奇他口中的驚喜是什麼。首領揚手一揮,絲竹聲潺潺入耳,身姿曼妙的幾個舞娘魚貫而出,手中托著酒盞,踩著輕盈的步子進了場中,悠揚的調子中翩躚起舞。

曲是好曲,舞是好舞。卻確實在稱不上有多新奇,若說這是驚喜,未免有點普通了些。

便是這樣想著,調子驀然拔高,整個宴場暗了下來,唯獨剩下一處光亮的台子,朦朧中勾勒出一個女子曼妙的曲線,一身紫衣露出半截纖細的腰肢,舞動間在潑墨長髮中若隱若現,赤足踏在地上,流水一般美好的曲線,繫著銀鈴的腳踝動靜之間皆是扣人心絃的清響。

轉過頭來,姣好的麵容說不上絕色,但是那一雙濃豔的眉眼卻是麗得驚人,眸隨眼動,微微上挑,萬種風情盈盈而出。饒是見過美人萬千的我,也禁不住被這一眼勾得怦然一動。

美人扭著柔軟的腰肢,從台上舞到了台下,從一十五個部落首領麵前略過,又折返於我們這側,途徑楊墨禮跟前,美人微微抬眸,隻是一眼,而後便旋著步子往前去了。接過了旁邊的侍女遞上的長嘴酒壺,美人捧著酒壺,腳尖一點,步步生花,青絲墨發飛揚,轉眼間為楊墨祁填滿了一杯酒。

比白瓷還柔潤細膩的手,持起酒杯帶著一種楚楚秀致的美,媚色撩人的眼漾著柔波望著楊墨祁。美人遞過酒盞,嗓音溫軟:「皇上請用。」

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美人身上,我盯著楊墨祁,想看他是什麼反應,這樣媚骨天成的美人若是在我跟前晃一晃,又為我遞上一杯酒水,大約我也會十分心動吧。

楊墨祁瞪著一雙迷醉的眼睛望著她,而後眸子順著往下落在她手中的金邊白瓷杯,接過酒杯,一飲而儘。眉眼一展,笑意盈盈:「此酒甚好。」

喉嚨裡都泛著酸,就跟當初嫉妒阿姊的感覺一樣,隻不過此刻更加濃烈一些。

我覺得生出這樣的感覺很不好,我同他是陰差陽錯之間產生的交集,交錯之後是應該兩不相乾的。見到這個場景我應該懷著一顆四平八穩的平常心纔對,但是心裡動盪難受,難以自持,這很是不應該的。

剛之間說話的那位部族首領揚起一陣爽朗的笑,眉梢都帶著得意:「這是我們一十五部落在最美的女子,連草原上的雄鷹都拜倒在她的美貌,皇上覺得如何?」

楊墨祁抬起眼睛,細緻地瞧了瞧。美人麵上毫無扭捏,揚首也凝睇著他。大約從無女子像是她這樣膽大,楊墨祁眸愣了愣,笑道:「甚美。」

首領爽朗一笑:「這張臉除了長得好看以外,這雙眼睛更是妙不可言,隻是遙遙地看過來一眼,都讓人覺得心癢難耐。」那雙眼睛落在美人身上,輕佻嗜慾。

「唔……朕倒是覺得不然,」楊墨祁頓了頓,「這雙眼睛美是美矣,朕卻覺得襯得她楚楚動人,嬌憨妖嬈的正是眼下那顆淚痣,這纔是點睛之筆。」

阿姊的秀眉微蹙,眼睛默默地向我一瞥,似是有什麼不言而喻。身旁的楊墨禮垂著眼,飲著酒,似乎冇有聽到一般。

我不動聲色地垂著頭,儘量讓自己置身事外。

塞宴結束,我跟在楊墨禮的身後。

天上星子閃爍,如落盤的玉珠,草原上廣袤遼闊,夜風肆意侵襲,冷得讓人打顫。

我本想就此直接回帳休息,楊墨禮卻忽地停住腳步,我也不由得跟著停下。

涼涼月色下,他的臉讓人辨不清情緒,嗓子和著秋夜寒風,問道:「婉兒,可會騎馬?」

外麵料峭寒意,我環著胳膊,直言道:「不太會。」

他低下頭,深潭似的眸子掠過我:「我帶你騎。」

「啊?」

我不曉得他怎麼突然生了這樣的興致,隻是這樣冷的夜騎馬實在不是個好主意,拒絕的話還未說出口,被他扯著手拉去了馬廄。他的步子邁得大,走得又急,我幾乎是小跑著才能跟上他的。

大手一揮,拖著我的腰就放上了馬,而後自己翻身躍上我的身後。

手中韁繩一扯,馬兒便飛也似的衝出廄裡。馬兒帶起的勁風像是刀子一樣打在臉上,髮絲在清冽寒風中散亂翻飛,腦子被吹得發懵,身上那點溫熱被儘數帶去,徒留貼在楊墨禮的後背尚有暖意。

馬兒的速度越來越快,我從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