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4章

-

楊墨禮似乎真的在履行他的話。他會立在我身邊,挽著我的手走青石階上。會在初秋乍寒,趕在第一縷冷風之前,將身上的披風套在我的身上,可以說是處處周到,無微不至。隻是,他的瞳仁似濃墨難以化開,望著我的時候,像是透過我尋找另一個相似的身影。我並冇有戳破這個虛幻的泡沫,保持我同他之間微妙的平衡。很快,景王和景王妃這對鶼鰈情深便傳遍了整個帝都之中,成為了不知真相的人們口中得以羨慕的一對伉儷。阿姊對於我同楊墨禮這...

楊墨禮似乎真的在履行他的話。

他會立在我身邊,挽著我的手走青石階上。會在初秋乍寒,趕在第一縷冷風之前,將身上的披風套在我的身上,可以說是處處周到,無微不至。

隻是,他的瞳仁似濃墨難以化開,望著我的時候,像是透過我尋找另一個相似的身影。

我並冇有戳破這個虛幻的泡沫,保持我同他之間微妙的平衡。

很快,景王和景王妃這對鶼鰈情深便傳遍了整個帝都之中,成為了不知真相的人們口中得以羨慕的一對伉儷。

阿姊對於我同楊墨禮這樣的狀態十分滿意,因懷著孕的緣故,阿姊整個人都圓潤了不少,眼中都是即將為人母的喜悅。

阿姊總是擔憂我因相換的事,姊妹之間存下芥蒂,時不常地詢問著我是不是還怪她,一雙手拉著我的,在她也冇有發覺的情況下微微用力。黑白分明的杏眼瞪得大大的,半是期待半是忐忑。

我對上她懇切的眼眸,心緒翻湧。她畢竟是我阿姊,我怨過她,妒過她,但是我們之間纔是有骨血之情的親人。

我始終無法對阿姊硬下心來,最終還是選擇了原諒阿姊。

之後我碰見了楊墨祁。

時至入秋,枯黃隨著葉子的輪廓蔓延至整個脈絡,肉眼可見生機的流逝。楊墨禮立在樹下,這個氣候天氣涼爽,他卻已經裹上厚實的披風,尤其顯得格格不入。

初見到他,我下意識地想要逃。

他忽然咳嗽起來,手握成拳抵在唇邊,身子由微微的顫動慢慢劇烈起來,氣緩下來,蒼白的麵色也帶得一片漲紅。看到這一幕我抬起來的腳,不知道怎麼就邁不動了。

他似乎有感應一般,轉頭望向我,一時間四目相對。

秋風拂過,葉浪沙沙作響,黃綠相接的梧桐葉隨著這陣風享受最後的自由,洋洋灑灑地從我同他之間落下。

好看的眉眼帶上一抹異彩,他勾了嘴角,扯出一道柔軟的笑:「許久未見了。」

其實他這話說得很奇怪,這些日子我同楊墨禮冇少進宮,更冇少見他,上一次見還是昨天。所以他這句許久未見,並不是表麵意思的許久未見。

我低了低身子向他行了個禮。

再抬頭時,他已經向我走來,間隔幾步堪堪停下:「婉兒,你最近過得可好?」

我微微垂下眼,擺出一副恭敬得不能再恭敬的態度,告訴他:「我過得很好,多謝皇上掛念。」

楊墨祁低頭看著我,眼睛似是一汪活水,潺潺而過,映著日光,波光粼粼地映出我的身形。我站在他跟前,掌心熱得發汗,之前冇有覺得什麼,但此刻同他單獨處在一起,心中慌亂得竟然想要逃離。

好在一陣風迎麵吹過,吹散了這股莫名的燥熱。

忽然眼前手影一晃,不知怎的,我竟然以為他要摸上我的臉頰,又或許是太過緊張,以至於慌忙之中向後退了一大步,脫口而出道了一句:「不可以。」

一雙宛如白瓷的手,纖細且分明,此刻僵在虛無的半空中,他嘴角的笑容也僵硬住了,流光溢彩的眼也沉寂下來。堪堪收回手,順勢扯了扯身上的披風,話語裡像是做錯事的孩子。

「我隻是想把落在你頭上的葉子拿下來。」

我啞然,覺得自己的反應似乎過於激動了,此刻的氛圍變得很尷尬,我結結巴巴地道:「我……我自己來便好。」

慌亂地摸上自己的鬢髮,珠釵相撞伶仃作響,方纔扯下那片「罪魁禍首」。

這樣糟糕的場麵,讓我更想逃了。我想著要不要就此找個理由趕緊離開這裡,抬起頭見楊墨祁仍然那樣定定地瞧著我。

忽然,他冇有由來地開口說了這樣一句話。

聲音輕軟:「我曾經擁有過一件珍寶,於我而言珍貴極了,想著好好捧在手裡嗬護的。結果有一天它被人拿走了,擁有它的人卻並不懂它的可貴。」他眸中微動,麵色上卻是難得認真,「婉兒,你說這件寶貝我要不要拿回來呢?」

我聽見一陣如鼓般的心跳從自己胸口處傳來,有什麼東西哽在喉嚨裡,周遭的聲響一片低茫,徒留他的聲音在腦中盤旋不止。

我迎上他的視線,強作鎮定道:「既是他人的東西,被拿走了不如就順其自然,何必強求……」他的臉色白得厲害,嚇得我不敢再往下說。

他的聲音輕得像是一碰就會碎:「你想讓我放棄?」

這副模樣看得十分心疼,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心窩裡攪和了一把,我怕被他看出什麼,低下頭含含糊糊道:「這東西原本也不是你的,不是麼……」

「嗬……」他兀自笑出了聲,倒是聽出點苦澀的味道來。

良久,他嗓音疏離起來:「天色不早了,景王妃冇事便回去吧,景王還在府裡等著你。」

我應了一聲好,離開時,我仍感覺身後有一抹視線在注視著我,我不敢回頭,隻能加速了離開的步子。

躲到看不見的拐角處,我整個人貼在牆上,伸手覆在胸口處,喘息了幾個來回,這才舒緩下來心口那裡酸楚的感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