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5章

-

楊墨禮似乎轉了性一般,竟然命人往小院子送來很多衣服首飾。楊墨禮的乳母向來不喜歡我,如今也跟了過來,笑眯眯地捧起我的手,說這些都是王爺讓她精心選來送過來的,過些日子宮裡夜宴,好同他一道過去。她們走後,小嬋看著這些東西,樣樣都是上等貨色,眉頭喜色難掩:「王妃之前的付出,王爺果然是看在眼裡的,如今這般上心,總算是時來運轉。」這些東西在我眼裡十分紮眼,我不曉得楊墨禮突然殷勤起來是為了什麼,但必然不是小嬋說...

楊墨禮似乎轉了性一般,竟然命人往小院子送來很多衣服首飾。楊墨禮的乳母向來不喜歡我,如今也跟了過來,笑眯眯地捧起我的手,說這些都是王爺讓她精心選來送過來的,過些日子宮裡夜宴,好同他一道過去。

她們走後,小嬋看著這些東西,樣樣都是上等貨色,眉頭喜色難掩:「王妃之前的付出,王爺果然是看在眼裡的,如今這般上心,總算是時來運轉。」

這些東西在我眼裡十分紮眼,我不曉得楊墨禮突然殷勤起來是為了什麼,但必然不是小嬋說的那樣。

這份擔憂一直持續到夜宴這一日。

楊墨禮送來這套衣服華麗異常,我隻是覺得穿著它去宮裡赴宴實在太過。本想換上一套素淨些的,卻被楊墨禮的乳母攔下了,說是王爺吩咐下來,便不由分說地將我送出門外。

楊墨禮正在門外等著,見我這一身盛裝打扮,先是愣了一愣,目光由下至上遊走一遭,看得我十分不自然。

良久,他唇角勾起:「王妃今日必定是人群中最耀眼的。」

正如楊墨禮所期待的。

我的出現成為了晚宴上一個特彆的存在。熱鬨的人群安靜了片刻,眾目睽睽之下讓我心生膽怯,踟躕著不敢上前一步。

楊墨禮握住我藏在衣袖中的手,傾身過來,笑容從容又得體:「王妃,我們進去吧。」

視線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,我麵上強裝鎮定,楊墨禮拉著我緊貼在他身旁坐下,待他鬆開手後,我才默默地往遠處挪了挪。

坐在上座的楊墨祁,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會兒,微微垂下眼,便移開了。阿姊見到我,兩彎柳葉眉毛柔柔地蹙起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宴席很快恢複之前的熱鬨,有眼色的朝臣立刻奉承起來,對景王妃的裝扮進行一番毫不吝嗇的誇獎,譬如頭上的海珠八寶鳳掛珠釵是如何精巧華貴,身上的絳紅緞繡裙又是如何錦繡雅緻,袖口處的金紋蝴蝶又是出自哪個名家秀娘之手。用語之繁雜,詞藻之華麗甚至很多是我從未聽說過的。

楊墨禮似乎對此非常滿意,唇角含著的笑一直未曾放下,他舉杯飲下手中的酒,緩緩地道:「王妃本就顏色傾城,自然配得上這世上最好的東西。」

語畢,他偏頭看我,眼中柔情似水。他忽然斂下神色,道了一聲:「彆動。」我配合著冇有動,他湊得近了些,伸手將我鬢邊的髮絲攏到耳後,動作輕柔又緩慢,神色專注認真,似乎再冇有事情比這個更重要。

倘若是以前我,大約會因為他這樣的動作怦然心動,隻是現在卻不會了。

我看得出他未到眼底的柔情,也注意到他濃墨似的眼眸並非看我,而是越過我,觀察著坐在高位的阿姊。

楊墨禮的這一出精彩表演,讓朝臣們又紛紛表示對我們之間伉儷情深的羨慕與嚮往。

我不動聲色地拉開了和他的距離,微微側目向上望去。

阿姊的笑僵在臉上,她接過身旁宮人遞上來的水,杯子遮住她大半張臉,再放下來時又是那副從容的神色。

宴席過半,阿姊便提前離席,想必剛纔那一場戲讓她覺得不太舒服。

這本就是尋常宴席,許多人隻坐了一會兒,便三三兩兩離席閒逛,楊墨禮也離席不知去哪裡了。

我坐在這裡覺得十分煩悶,索性也出去透上一口氣。

尋著長廊儘頭一拐,彷彿世界從中割裂。這頭華燈初上,燈火闌珊,那頭寂靜得隱約可聞風聲顫動的聲音。

有些時候我越是想獨善其身,但世事難料,偏要將我摻和進一攤渾水之中。

就比如現在,我明明隻是想散個步,偏讓我撞見了阿姊和楊墨禮在月下相會。

勾月泛白,阿姊亭亭而立,冇有什麼表情的臉上,在泠泠月光下顯得尤其冷漠。

頎長身影從幽深的樹林嚮明亮的月光下靠近,秋日枯葉帶著乾枝斷裂的聲響在腳下碎得一塌糊塗,漸行漸近,距離那明亮僅幾步之遙。阿姊立刻道:「彆過來。」

腳步應聲停下,他仍隱在黑暗中,隻看得到下半張臉。

阿姊背對著他,背脊挺得直直的:「我說了到此為止了,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。你為什麼就是不相信呢?」

「怎麼就冇有結果?」他迫不及待地證明,「剛纔在宴席上,你明明就吃醋了。柔兒,你心裡還是有我的。」

楊墨禮一步踏過黑暗,立在阿姊身後。

「禮哥哥……」阿姊轉過身來,目光灼灼,「倘若我僅僅是唐柔,尚且還能隨心所欲,何況我已經任性過一回了。」頓了頓,「如今我也是皇後,更也是我肚子裡孩子的母親,我也有需要擔負的責任。」阿姊望著微微隆起的肚子,眼中儘是柔軟。

烏雲蔽月,起起伏伏之間的忽明忽暗,映出楊墨禮一張神色難辨的臉。

阿姊抬起頭,語氣甚至帶了一絲懇求:「禮哥哥,我們之間註定有緣無分,既是如此,倒不如長痛不如短痛。放下吧,我們都放下,好不好?」秋水般的眼睛泛著盈盈水光,尤其動人。

「如果我放不下呢?」楊墨禮伸出手,阿姊後退一步,生生躲開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