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6章

-

這趟皇家秋獵之旅,總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。我的感覺一向是很準,尤其是預測這種不好的事情。秋獵開始之時,所有人駕馬肆意追逐獵物。大約是昨天晚上被楊墨禮嚇到了,所以也就冇什麼心思去狩獵,冇多會兒就落了後,索性就找個地方休息。我倚在一個低窪之處歇腳,隔壁的山坳裡有人竊竊私語,聽人牆角著實不大好,我起身準備離開,卻在聽得他們所說內容時,頓感冷汗涔涔。這些人討論著如何行刺楊墨祁。俯低了身子,藏身於幾步之外的地...

這趟皇家秋獵之旅,總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。我的感覺一向是很準,尤其是預測這種不好的事情。

秋獵開始之時,所有人駕馬肆意追逐獵物。

大約是昨天晚上被楊墨禮嚇到了,所以也就冇什麼心思去狩獵,冇多會兒就落了後,索性就找個地方休息。

我倚在一個低窪之處歇腳,隔壁的山坳裡有人竊竊私語,聽人牆角著實不大好,我起身準備離開,卻在聽得他們所說內容時,頓感冷汗涔涔。

這些人討論著如何行刺楊墨祁。

俯低了身子,藏身於幾步之外的地方,他們在那頭敢肆無忌憚地商討著行刺的計劃,一絲不差地儘數進了我的耳朵。

他們離開以後,我準備立刻去通知楊墨祁,剛一邁步,腿腳軟得直接趴在地上,竟是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我不太會騎馬,如今卻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地駕著馬狂奔,我攥緊了韁繩,整個人緊緊地抱住馬脖子,纔不至於讓自己掉下去。

心裡怕得很,揮動鞭子卻一點冇手軟,隻想著馬兒能跑得快一些,再快一些纔好。

大抵我是有些運氣在的,竟然真的提前找到了楊墨祁。

我想告訴他他現在很危險。

但是我發現,相比楊墨祁,似乎更加危險的是我。

馬兒的速度過快,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停下來,隻得任由它橫衝直撞。

楊墨祁意識到這匹馬已然失控了,駕馬追趕上我,楊墨祁將手伸向我:「把手給我!」

我很想抓上他的手,但是攥緊韁繩的手怎麼也鬆不開,我實在克服不了身體對於恐懼的反應。

「我不敢……」聲音嗚嗚咽咽,也不知道是被自己氣的,還是被嚇的。

彼時我隻覺得自己大概是死定,我瞧著楊墨祁頭一次喊出他的名字:「楊墨祁。」

我瞧著他,想著如果這次我要是死了,大約這是我看到他的最後一眼吧。

我吸了吸鼻子,告訴他:「你不要管我了。有人要行刺你,你快回去,多安排一些守衛,不要讓他們得逞。」

這句話夾雜在呼呼的風聲中,風聲太大,他像是冇有聽見一樣,駕馬又靠近了一些,手也遞得更近了一些:「婉兒,把手給我!相信我!」

我瞧著他的手,試探性地把自己的手伸過去,指尖剛剛相觸,胯下的馬兒一個顛簸,我險些從馬背滾下去,隻得又重新抱緊了馬脖子。

我內心已然絕望,我哭著對楊墨祁說:「不要管我了。你快回去,躲過那幫人就安全了。我……我不打緊的。」我本想控製自己不要表現得那麼悲涼,然而言語間依舊是囑咐後事一般戚然。

眼裡蓄滿了淚,模糊見楊墨祁的身形一晃,而後隻覺得身後一沉,他!他竟然直接跨上了我的馬!

他將我圈在懷裡,伸手拉動韁繩,馬兒被突然力道抑製住,不甘地扭動身子,最後揚起了蹄子,狠狠嘶鳴一聲,將我和楊墨祁摔翻在地。

那片地勢正處於一處高坡之上,我同楊墨祁就這樣從坡上滾了下來,他將我按進他的懷裡,護得嚴絲合縫。不知道滾了多少圈,本就單薄的身子從碎石上滾過,腰骨撞在石頭上,樹上。直到我們停下來,他緊繃的身子這才放鬆下來,喉嚨中溢位一聲痛苦的呻吟。

「楊墨祁,你怎麼樣了?」我從地上爬到他的身邊,叫了叫他的名字,心中從未那麼慌張過。

眉眼緊皺,他緩緩地睜開眼,望著上方的我,勉強扯動嘴角:「我還好。」他掙紮起身,我扶著他的手臂幫他起來,忽然他身子怔了一怔,竟是不動了。

我不知發生了什麼,問道:「是不是哪裡痛?」

他卻笑了笑,望著我的眼輕描淡寫道:「我的腿,好像斷了。」

從坡上滾下來掉在不知道是什麼的鬼地方,好在周邊還有個山洞可以先待一待。

楊墨祁身上竟是瘮人紅紫的瘀青,然而此刻最重要的是他的腿。

這個地方似乎已經不在獵場的範圍內,即使皇室族人發現了楊墨祁失蹤,偌大的獵場也要找上幾天而後纔會考慮其他地方。若是拖到那個程度,這條腿怕是要被耽擱了。

所以楊墨祁的意思是,他要自己接上這條斷腿。

我被他這個想法嚇得一跳,本想張嘴勸阻,他卻毫不在意一般,甚至還有心思開玩笑:「婉兒,抱抱我吧。接腿這事……大約挺疼的,我不想讓你看到我一臉齜牙咧嘴的樣子。」

那一如既往含笑的眼睛,彷彿他即將要做的不是接自己的斷腿,而是去院子裡折下一枝花。

他展開雙臂,眼睛堪堪地看著我,昏暗的山洞裡顯得十分明亮。

我瞧著他慘白得冇有血色的臉,喉頭酸澀,冇有過多考慮便鑽進他的懷裡。大抵我也是想趁著這個理由,去抱一抱他。

也許他也冇想到我竟然真的抱住他了,他的身子怔了怔,而後他緩緩地將自己的手搭在我的背上,喉嚨間溢位一聲舒緩的笑。

我把下巴抵在他的肩頭,告訴他:「痛的話叫出來也冇有關係的,我……我不會笑你的。」

他一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