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生錯換免費閱讀第7章

-

大抵是因為那一天的事情,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好,隻想窩在屋子裡好好靜一靜。楊墨祁卻非要拉我出來。我想楊墨祁這個皇帝當得真的是太閒了。我在屋子裡悶得好好的,偏要拉我出來……嗯……劃船……還是在晚上……不出來又不行,誰叫他是皇上呢。我坐在船頭上,撐著腮看著楊墨祁撐著一杆篙,左一下右一下,湖水被船篙拉出一道長長的痕跡,留下圈圈漣漪。我冇想到他一個皇上,竟然還會劃船,倒是忍不住問出了口。楊墨祁笑了笑:「心裡煩...

大抵是因為那一天的事情,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好,隻想窩在屋子裡好好靜一靜。

楊墨祁卻非要拉我出來。

我想楊墨祁這個皇帝當得真的是太閒了。我在屋子裡悶得好好的,偏要拉我出來……嗯……劃船……還是在晚上……

不出來又不行,誰叫他是皇上呢。

我坐在船頭上,撐著腮看著楊墨祁撐著一杆篙,左一下右一下,湖水被船篙拉出一道長長的痕跡,留下圈圈漣漪。

我冇想到他一個皇上,竟然還會劃船,倒是忍不住問出了口。

楊墨祁笑了笑:「心裡煩亂時,就想找個清淨的地方,但是不管去哪兒都會有一群人守著,無意間便發現了這麼個地方。在這兒誰也打擾不了我。」他將手裡的篙換了方向,劃了一下水,「這個地方,你是第一個來。」

我一愣,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。撇開頭裝作冇有聽到,也避開了他的視線。

他身子不好,劃了幾下就有些微喘,遂放下篙,坐在我身邊,仰著頭看天,我不知道他在看什麼,這天上烏雲遮月,有什麼好看的。扭過頭卻見他顎頸處,極是流暢的線條,一時間有些走神。

感受到我的目光,他轉頭往向我,兩人之間隻隔了一層薄薄的空氣,我彷彿觸電了一般,向後躲了躲。這動作太大,小船隨之劇烈晃動起來,楊墨祁下意識地攬住我的腰,我整個人撲在他胸前。

我貼在他胸口,聽見他的心臟有力且急促地跳動,他的體溫正透著衣服慢慢被我感知。直到遠處一聲鴉啼,我才從怔愣中恢複過來,從他懷裡睜開,慌張地不敢看他,仍然能夠感受到他注視的目光,支支吾吾道了一聲謝謝。

「你剛纔聽到什麼了?」他說,「你剛纔貼在我的心口時,你聽到什麼了?」

他的手依舊攬在腰上,寸寸收緊,此時烏雲散開露出皎白的月光,他的眼睛透著月亮的影子,看著格外明亮。

我訥訥道:「心……心跳。」

他繼續問:「什麼樣的心跳?」

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問什麼,誠實地回答:「就是像鼓一樣,怦怦怦……跳得很亂。」

「這些日子,我被一個問題攪弄得心神不寧,現下,我終於知道答案了。」他向來蒼白的臉上透出一抹動人的紅,聲音輕快得彷彿從沉重的枷鎖中解脫出來。

他攬我入懷,一手托著我脖頸。我的下巴抵在他的肩窩裡,瞪大了一雙眼睛,渾身僵硬得像是塊石頭。

楊墨祁感受到了我的抗拒,便鬆開了手。隔開距離後,依舊能看到他麵上有著仍未消退的笑意。他好像真的很開心。

他小心翼翼地問道:「我是不是……嚇到你了?」

我抿著唇,緩緩地點了點頭。

「我以後不會這樣了。」他彎了彎眼睛,眼裡倒映著我一個人。

這一晚烏雲散去,圓月懸空,星光閃耀,芙蕖花綻在朵朵蓮葉上,嫩綠的葉映襯凝脂般的花,尤顯嬌俏,夜風襲來,花枝亂顫。

那天以後腦子裡總是會想起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有些心煩意亂,又忍不住臉頰發燙。更不知道要如何麵對他,索性就迴避不見。

這幾日,流水似的賞賜進了皇後的宮殿。不知為何,總覺得他送的東西倒是很偏向我的喜好,嗯,我的,唐婉的,而不是阿姊的。

以至於每次收到這些東西,錦箬的眉頭皺得比我還深,冇有說什麼,隻是將賞賜收拾到小庫房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。

晚上錦箬送我去了濯清池便離開了,每逢初一十五的前一天皇後都要來此沐浴,大約這也是皇後所能享受到的獨一份的享受。

這也是我頭一次來到這裡,說不好奇倒是假的。

濯清池裡掛著層層紗幔,重重疊疊地垂在地上,越靠近裡麵的水汽越重,濕氣夾雜著水氣撲在臉上,悶悶的。

貼著池壁浸在溫熱的水裡,蒸騰的熱氣將整個皮膚都帶上了淡淡的粉色,舒緩得讓人直髮困,迷迷瞪瞪間隔著數層重紗中聽得一陣腳步,那點困勁立馬消失殆儘。

抬眼一看,來人正是楊墨祁。

他的臉色帶著不正常的紅,隱約間可嗅到酒氣,他眼睛中帶著醉意矇矓,看到一臉驚訝的我後,他也同樣訝了一訝,而後想起什麼倒是又淡然下來了,偏了偏頭:「我想起來了,明天就是十五了。難怪你會在這兒。」

還好這池子裡還有一堆花瓣,不至於一覽無餘,我訕笑慢慢向後退去道:「我……臣妾來得不巧。打擾您的沐浴了,這就離開。」

我看了看四周,而後發現,若我自行離開且不被楊墨祁看光,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。

我小心翼翼地說著:「臣妾這樣不大方便。那個……皇上不妨等下再進來?」

在我的印象裡,楊墨祁一直是個溫潤如玉的端方君子,將這樣的難處同他一說,想必他也是會同意的。

誰知楊墨祁並非我想象中的楊墨祁。

他眉頭跳了跳,唇角勾起笑,竟然一腳邁進了池子裡,極其坦然道:「這有什麼不方便。既然是夫妻,一起沐浴倒不是很正常麼?」

他走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