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6章

-

“報告妮娜小姐,他們的伏擊計劃已經確定了,我負責堵截後路……,是……,明白,……,我知道怎麼做了,……,是是……,有情況我會第一時間報告您,小姐再見……。”

三羊打完這個電話一轉身,突然愣住,隻見後麵站著一個個頭矮小的西裝男子。

男子膚色微黑,牙齒較白,典型的東南亞人長相。

“瓦都,你,你怎麼在這裡?”三羊驚愕地問。

叫瓦都的東南亞男子冷著臉:“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,三羊先生?”

說著話,他的手猛地一抬,一把手槍豁然在手,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三羊的腦袋,讓三羊心頭一緊,但表麵上他依然保持鎮定,嘴上還浮現出一絲微笑。

“我說瓦都老大,你這什麼意思?大家都是熟人,不用來這一套吧?”

瓦都冷笑,一步一步走過來,直到槍口距離三羊腦門寸許距離時才停下:“三羊先生,剛纔我看見你鬼鬼祟祟地到這來就感覺有問題,於是就跟著到了這裡,冇想到你果然有問題。”

“問題,我能有什麼問題,瓦都老大太多心了吧。”三羊雙手一晃,做出無奈攤手的樣子,其實是想去摸後背的槍。

“彆動,你敢動一下,小心我的槍走火。”瓦都的槍口直接頂在三羊的腦門上,讓山羊徹底僵住,不敢再動。

接下來,瓦都一手用槍盯著三羊的腦門,另一種手摸向三羊的後腰,將三羊的配槍收繳,單手熟練地卸掉彈匣扔在地上。

“三羊,少在老子麵前耍花招,說,你剛纔在給誰通電話?是不是想給餘天他們通風報信?你口中的妮娜小姐又是誰?”

接連三個問題問出,瓦都眼裡射出陰鷙的冷光:“你要說不清楚,我就將你帶到馬老大那裡去說。”

“嗬,你真想知道?”三羊一臉淡笑著問。

“少廢話,不說也可以,走,去見馬老大。”瓦都喝道。

“瓦都老大,妮娜小姐叫夢妮娜,或許你聽過。”三羊不再隱瞞。

瓦都一愣,皺眉想了想:“夢妮娜,好像聽過,但是不熟悉。”

“那麼,地獄天使你總該聽過吧。”三羊冷笑著問。

“什麼?”瓦都微黑的臉色瞬間一白:“地獄天使?她……。”

“哼,想起來了嗎?”三羊臉上的冷笑更甚:“瓦都老大,不想進地獄的話,乖乖把你的槍收起來吧。”

“你,你說的是真是假?”瓦都還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我的手機就在這,號碼也還在手機裡,不相信的話,你可以回撥過去。”三羊將手裡的手機遞了過去。

瓦都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接過電話,遲疑再三後,按下了回撥鍵。

如果回撥過去的,對方不是地獄天使,那麼他便可確認三羊的奸細身份,如果真是地獄天使,能和這種國際上都聞名的人物通話,也是一種榮幸,以後吹牛逼的時候也可用來裝逼。

電話很快接通,猶如毒蛇吐信的“嘶嘶”聲傳來。

“三羊,還有什麼情況?”

聽著裡麵那毛骨悚然的聲音,瓦都心底一陣發毛,急忙回話:“妮……妮娜小姐,我,我是三羊先生的朋友,我叫瓦都…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