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箏容爍玉竹的小說第3章

-

溫潤唇瓣,令雲箏沉溺其中。她越陷越深,耳畔忽然傳來容爍的低喃。“玉竹……”如一盆冷水澆下,雲箏徹底清醒。她被容爍緊抱在懷中,身子卻一點一點冷了下去:“神君,我是雲箏……”容爍赫然睜開眼,猛地將她推開。他眸底滿是不敢置信:“我本是要去尋玉竹,怎會在你這裡?!”雲箏堪堪站穩,不知該如何解釋。而容爍看向她的眼神,驟然添了幾分厭惡:“你竟這般恬不知恥,用這等下賤方式引本君過來!”雲箏心裡一痛,正欲說話,卻...

溫潤唇瓣,令雲箏沉溺其中。

她越陷越深,耳畔忽然傳來容爍的低喃。

“玉竹……”

如一盆冷水澆下,雲箏徹底清醒。

她被容爍緊抱在懷中,身子卻一點一點冷了下去:“神君,我是雲箏……”

容爍赫然睜開眼,猛地將她推開。

他眸底滿是不敢置信:“我本是要去尋玉竹,怎會在你這裡?!”

雲箏堪堪站穩,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而容爍看向她的眼神,驟然添了幾分厭惡:“你竟這般恬不知恥,用這等下賤方式引本君過來!”

雲箏心裡一痛,正欲說話,卻見容爍一甩手消失在她眼前。

天池內,煙霧裊繞。

容爍泡在池水裡,生生壓下那股邪火。

可雲箏的身影還是在腦中揮之不去,令他更加煩躁。

他走上岸,玉竹恰好拿著衣衫走來。

她弱柳扶風,服侍著容爍穿衣,手指觸及到容爍身上滾燙的溫度,不由得擔憂:“容爍,你可還好?”

容爍一瞬清醒,劍眉蹙起,心裡竟略微有些排斥。

他不動聲色地避開玉竹的觸碰,轉眼已換上一身乾淨衣衫。

隨即他轉過身去,隻留給玉竹一個疏冷的背影:“天冷,你先回明光殿。”

玉竹心底不甘,但還是維持著笑容,由容爍身邊的仙侍送他離開。

一夜過去。

明光殿,西寢宮內。

雲箏想到容爍昨日的模樣,知道他定是被人下了禁術,不由得擔心。

她權衡再三,還是忍不住想去看看,打開門便見玉竹被仙娥攙扶站在麵前。

幾日不見,她似乎更虛弱了。

雲箏滯了瞬,玉竹便已抬手屏退身邊的仙娥。

她轉眸,凝向雲箏:“雲箏仙子又要去見容爍?”

雲箏略感不妙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玉竹見她這副模樣,忽地嗤笑了聲:“你對容爍還真是情深意切,就和千年前一樣。”

雲箏敏銳地捕捉到什麼,詫然問:“你都知道……”

話未完,便被玉竹坦然打斷——

“我知曉三百年前是你為容爍擋下天雷,但那又如何?他現在已經徹底忘了你。”

此話一出,雲箏耳邊嗡嗡作響。

她瞳孔驟縮,忙問玉竹:“你對容爍做了什麼?”

玉竹一笑,神情愈發得意:“不過是在他因你隕落而悲傷時,餵了他一碗忘川水。”

忘川之水,了斷紅塵。

雲箏腦中懵然,字字發顫:“你為何要這樣做?”

玉竹諷笑:“還不是因渡劫失敗神脈受損,本想汲取容爍身上靈氣,冇想到他竟尋遍九州為我療傷。”

“容爍心底或許有你,但現在隻有我。”

看著玉竹眼底的得意,雲箏不敢相信,容爍會愛上這樣的人。

她想做些什麼,卻又無能為力。

恰在此時,一道神光乍現,容爍倏地出現。

他將玉竹護在身後,警惕地盯著雲箏:“你又想對玉竹做什麼?”

雲箏怔住,她無從辯解,卻聽玉竹嬌弱道:“容爍,你怎麼來了?”

容爍並未解釋,隻摟著她轉身,留給雲箏一道背影。

她耳邊傳來容爍冰冷的話聲——

“往後少來此地。”

望著他們親昵遠去,雲箏心如刀割。

是夜。

明光殿內忽然吵鬨起來。

雲箏還不明狀況,房門便被人猛地撞開。

她抬眸,撞上容爍通紅的眼眸。

轉耳聽見他嘶啞低沉的聲音:“玉竹命危,你本為凝仙草,千年修為可治百病,即便不足也能入藥,跟我走!”

雲箏一瞬僵在原地,眸中寫滿不可置信:“你養我當真就是為了給玉竹入藥?”

這句問話叫容爍一愣,隻片刻,嗓音又如常冷漠:“不然你還有何用處?”

短短幾字卻有摧枯拉朽之力,將雲箏徹底逼入絕境。

她哽塞發問:“玉竹的命是命,我的命便不是嗎?”

然而容爍已無心跟她糾纏。

他目光愈發淩冽,緩緩抬手,一陣刺眼光亮閃過。

隻見容爍手持長劍,目似點漆:“不走,本君現在就要你的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