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箏容爍玉竹的小說第4章

-

另一邊。容爍回到冷冷清清的明光殿,滿眼皆是落寞。因在筵席上不願與玉竹在命定姻緣石上刻下姓名,當眾駁了她麵子,她也不像往常那般出來迎接。不過這點,容爍倒不甚在意。他腦中還回想著那點突然湧上的記憶,沉聲喚出了仙侍:“還冇找到雲箏的下落?”仙侍才跪到容爍麵前,聽到他這般問,一時有些惶恐。“回稟容爍神君,天兵們日夜不休,踏足天人兩界,都不見罪人雲箏的身影。”天人兩界?容爍垂眸,終了還是問出了那句:“魔界呢...

另一邊。

容爍回到冷冷清清的明光殿,滿眼皆是落寞。

因在筵席上不願與玉竹在命定姻緣石上刻下姓名,當眾駁了她麵子,她也不像往常那般出來迎接。

不過這點,容爍倒不甚在意。

他腦中還回想著那點突然湧上的記憶,沉聲喚出了仙侍:“還冇找到雲箏的下落?”

仙侍才跪到容爍麵前,聽到他這般問,一時有些惶恐。

“回稟容爍神君,天兵們日夜不休,踏足天人兩界,都不見罪人雲箏的身影。”

天人兩界?

容爍垂眸,終了還是問出了那句:“魔界呢?”

仙侍聞言,身形顯然一滯。

他倉惶抬起頭來,提醒容爍:“神君,天魔兩界簽署了條約,雙方都不得擅自闖入其境地,否則便算挑起戰端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一塊彼岸花玉符懸空著飄到了仙侍麵前。

容爍冷冷看著他,話中不帶半分感情:“拿這塊玉符去,說是尋人,魔尊冇你們想得那般不通情達理。”

眼見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,仙侍就算想拒絕,也無從開口。

他試探著問上一句:“可要啟稟天帝?”

容爍甩袖離去,神色一如往常:“本君正要去尋他,自會告知。”

……

天宮,藏書閣內。

這幾日容長明都待在此地,也不知是何緣故。

容爍又是在古書記載那塊的書架處找到的他。

他見容長明來倒是冇多驚訝,隻淡淡問:“你今日又有什麼事要問我?”

“問你就會告訴我?”容爍不緊不慢的回了句,神色平靜,“今日來隻是告訴你一聲,我派人去魔界尋人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容長明終於有了點反應。

他合上手中書籍,坐在木梯上俯視著容爍:“我與你一體所生,怎麼近幾百年,我愈發看不透你了?”

容爍眼神落在那些是古籍的書脊上,語調輕而飄忽:“我不過是想找出雲箏的下落。”

容長明不由得發問:“意欲為何?”

從前容爍那般嫌惡雲箏,養她都是為了給心上人入藥。

怎麼人跑了,反而時時記掛著要去找。

總不能是怕她翻出什麼風浪來,而他們所連的血契也並非完全不能解。

容爍知道容長明在想什麼,也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他。

所以他不加隱瞞,直言道:“自昨日宴席,我便覺得覺得闕月上神莫名很像雲箏,所以我想找到雲箏,來證明這個念頭有多荒唐。”

“隻有讓我知道雲箏跟闕月上神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,我才能說服自己,最近所發生的一切不適都是我在亂想。”

容長明敏銳捕捉到重點,他眸光一凜:“你近日在想什麼?”

容爍抬頭,迎上這位兄長的眸光:“我腦中總冒出一些記憶和困惑,好似我與雲箏或者是闕月上神早就相識,還有你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容爍略作停頓。

他喉結滾動,複而開口:“你明明最想要與鳳族交好,天後寶座也早屬鳳主,那日天宮宴席上,為何突然要立雲箏為天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