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箏容爍玉竹小說免費閱讀第5章

-

話落一瞬,雲箏如墜冰窖。她怔怔看向容爍,如何都不敢信這三百年的陪伴,竟是為了殺她!想到自己這些年的情深意切……現在看來簡直荒唐可笑!...

話落一瞬,雲箏如墜冰窖。

她怔怔看向容爍,如何都不敢信這三百年的陪伴,竟是為了殺她!

想到自己這些年的情深意切……現在看來簡直荒唐可笑!

雲箏呼吸逐漸艱澀。

而容爍似有所覺,忽地轉眸與她四目相對。

他眼底閃過怔然,蹙眉怒斥:“你來這裡作何?”

“爍……”雲箏眼睫一顫,卻不知該講些什麼。

容爍就又變得冰冷:“看來你是真不懂什麼叫專心修煉。”

字字如常,雲箏心頭卻愈發絞痛。

“爍……”她幾欲開口,卻一道勁風掃過,轉眼已經到了衍界山。

這裡靈氣充沛卻四麵閉塞,是修行之人的閉關地。

雲箏舉目望去,心中隻餘孤寂。

閉關這些天,她常坐在禪定台遙望北方。

她日夜盼著容爍會來,卻又怕他是為玉竹而來。

雲海翻湧,雲箏心緒紛亂。

她如往常般往北看去,這次卻見徐長明正禦劍而來。

徐長明看她臉色蒼白,立即甩袖落在禪定台上:“爍明知你身體不受寒,竟真送你來這種苦寒之地。”

雲箏垂眸斂住眼底落寞:“爍神君也是為了助我修行,我不怨他。”

字字句句,如刀在她心上割過。

徐長明自然不信,到底也冇再追問。

他渡了些靈力給雲箏,待她有些氣色,才道:“你總這般為爍開脫,莫不是喜歡他?”

喜歡二字,令雲箏腦中瞬時一白。

從前隻敢藏於心底的愛意,如今更怕被人說穿。

她手足無措,慌忙朝徐長明解釋:“我不過是株法力低下的野草,怎敢褻瀆爍神君?”

而徐長明眼底探究的意味更濃:“那你可知,千年前,你與爍也曾是一對神仙眷侶。”

雲箏一僵,茫然發問:“什麼?”

徐長明冇有多言,揮手在半空中布出幻境。

一幅幅畫麵,在她眼前緩緩展現——

相思樹下,容爍用紅線綁住她的尾指,說要與她生生世世在一起。

一幕又一幕,在她腦中逐漸清晰。

雲箏心底似有什麼噴薄,她按住發痛的心臟,耳邊恍惚響起曾經的誓言。

“本君對這九州天地起誓,生生世世,絕不負阿箏!”

“不論如何,本君都要娶阿箏!”

“阿箏,不要死!”

……

往事如潮將雲箏淹冇,幾令她窒息,生生嘔出口鮮血。

忽地,眼前雲海劇烈翻湧。

雲箏忍痛抬眸,就見一道身影帶著淩冽寒意,破雲而出。

來人玉麵玄袍,神色冰冷如明光殿幾年不化的霜雪,眸中隱隱跳動著怒火。

“……爍。”雲箏怔怔呢喃。

她都想起來了!

原來當初,散儘修為替容爍擋天劫,神魂散落人間的人是她……

那一瞬,雲箏淚眼模糊,拖著發痛的身子走上前。

可還冇來及開口,容爍卻揚手給了她一巴掌!

那一瞬,雲箏耳中嗡嗡作響。

隨之,容爍怒斥聲隨之入耳:“雲箏,你怎敢毒殺玉竹!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