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箏容爍玉竹小說免費閱讀第6章

-

雲箏還未回過神來,就被容爍帶回了明光殿。雲箏堪堪站穩,便見玉竹在榻上昏睡,桌上放著個拆開的藥包。...

雲箏還未回過神來,就被容爍帶回了明光殿。

雲箏堪堪站穩,便見玉竹在榻上昏睡,桌上放著個拆開的藥包。

容爍將藥包憤然掃落,草藥散落一地:“這就是你給玉竹的好藥,裡頭竟有味絕命草!”

絕命草,頃刻間能奪人性命,是魔界獨有。

雲箏腦中一白,驚懼看向容爍:“爍,我並未給玉竹開過藥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話未完,就被容爍厲聲打斷。

他橫眉冷目:“若不是本君及時解毒,玉竹早已隕命。”

“雲箏,你幾番阻攔本君與玉竹成婚,究竟是想做什麼?!”

她想做什麼?

雲箏看向容爍堅決的神色,眼眶酸脹:“爍,當年是我!是我替你擋下天雷!”

千年前忘情重生的人明明是她,為何他卻也什麼都不記得!

容爍不明所以,眸底怒意更盛。

他揮手將雲箏推出寢殿,話聲伴風雪灌入雲箏耳中:“瘋言瘋語,去外頭罰跪三個時辰,向玉竹謝罪!”

大雪茫茫,殿門砰地關合。

雲箏被神力壓跪在地,眼眶滾燙。

她不甘心如此,強撐抬手用力拍打殿門,哭喊聲在風雪中消彌——

“爍,你當真都忘了?!”

可三個時辰過去,殿門依舊緊閉。

雲箏身上覆滿白雪,唇瓣凍得發青。

容爍站在窗前,看著雲箏搖搖欲墜的模樣,不由得攥緊手心。

榻上玉竹瞧見容爍如此在意雲箏,假意開口:“爍,不過是小孩子胡說八道,你真罰這麼狠做什麼?”

聞聲,容爍身形一滯。

他強行收回視線,語調冰冷:“這是她自作自受。”

殿門前。

守門的仙侍看不下去,上前相勸:“雲箏仙子,三個時辰到了,您快回去吧!”

雲箏卻隻是跪在寒雪之中,置若罔聞:“雲箏求見神君。”

她氣息微弱,聲音縹緲。

此時,殿門忽地打開。

容爍低沉聲音響徹耳際:“你的命不是這樣用的。”

聞聲,雲箏一怔。

她想起那些忽如其來湧現的回憶,抬眸對上了容爍冰冷目光:“神君,你那般喜歡玉竹仙子,是因為她當年救你一命?”

容爍蹙眉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其實……”那個人是我。

話已到了嘴邊,雲箏腦海中卻閃現過方纔他將自己推出宮殿的冷峻與嫌惡。

他……從始至終都不會相信自己。

思及此,雲箏隻能咬碎苦澀,將這些話都咽回去。

許久,她扶著僵痛的膝蓋起身,從喉中擠出句:“我祝神君與玉竹仙子,天長地久。”

容爍愈發睏惑,終了也隻是看著雲箏離開。

天池邊。

雲箏神情淒楚,蔥白指尖不經意撞進天池,漣漪間彷彿看見前世與她恩愛的容爍。

忽地,一位仙娥走近:“雲箏仙子,帝君正在天宮設宴,還請您前去。”

雲箏思緒被斷,困惑地抬起頭來。

從前這種宴會她都冇資格參加,今日怎會突然叫自己?

但她也未多想,跟著仙娥到了天宮。

華宴之上,眾神齊聚。

雲箏一眼就看見了容爍,心頭微刺。

她還未來得及言語,卻聽帝位上的徐長明沉聲道:“眾神已經到場,本帝便想藉此問爍神君一事。”

雲箏循聲看去,便見徐長明難得神情嚴肅。

她隱隱有些不安,正欲躲去角落,耳畔再度傳來徐長明認真的聲音。

“本帝想封雲箏為帝後,你可有異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