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箏容爍玉竹小說免費閱讀第7章

-

此話一出,滿座嘩然。容爍卻乾脆拒絕:“誰都可以,但雲箏不行。”雲箏一瞬僵在原地。她怔望向容爍,心底悲喜交加。...

此話一出,滿座嘩然。

容爍卻乾脆拒絕:“誰都可以,但雲箏不行。”

雲箏一瞬僵在原地。

她怔望向容爍,心底悲喜交加。

他拒絕得如此乾脆,是不是還在乎著她?

而帝位上的徐長明也不惱:“爍神君已有玉竹仙子,為何還不讓本君娶雲箏為後?”

雲箏聞聲默默攥緊了手,恰在此時,容爍轉眸與她四目相對。

她心跳如鼓,卻聽容爍一聲冷笑:“雲箏身份卑賤,怎配得上天後之位?”

語畢,天宮內滿座寂然。

雲箏心中一痛,瞬時如鯁在喉。

是她癡心妄想……以為容爍心裡還有她。

席中有神仙回過神來,附和道:“爍神君說得對,雲箏不過是個修煉三百年的小仙,還請帝君三思!”

很快,附和的聲音便越來越多。

徐長明無法,隻能將立天後之事延緩。

宴會恢複喧鬨,直至夜深眾神才各自散去。

明光殿,西寢宮內。

容爍坐在主位,朝雲箏厲聲道:“跪下!”

雲箏一怔,還冇回過神,就被容爍的威壓逼得跪倒在地。

她驚惶抬眸:“爍……”

“誰準你這般喚本君!”話未完,便被容爍冷冷打斷。

男人近乎咬牙切齒:“本君潛心你修煉,冇想到你竟在外傍上了天帝!”

字字如雷,震得雲箏耳膜發顫。

她緊緊凝著容爍,卻隻在他眼中看見怒火與鄙夷。

雲箏心揪痛,她無力的解釋著:“天帝乃眾神之主,我不敢與他有私情……”

即便她這樣說,容爍的臉色也冇有緩和。

他起身,撂下一句:“管你如何,往後都不許再見他。”

話音落下,容爍闊步離去。

門關,落下一片孤寂。

雲箏被軟禁在了西寢宮內。

她睡不安穩,時常夢到容爍想起一切,說再也不會跟她分離。

但每當醒來看到空蕩蕩的神殿,心底便愈發落寞。

她無事可做,隻能用修煉來麻痹自己。

直致這日,月老突然來訪。

雲箏強撐著起身去迎:“月老今天怎麼來了?”

月老見她臉色蒼白,立即拉著她坐到桌旁:“爍神君為娶玉竹仙子鋪了十裡紅妝,我來替他瞧瞧,順道給你送樣東西。”

字字句句,都如冰刀鑿刻在雲箏心頭。

她垂眸,斂下所有苦澀,就見月老從袖中拿出段係滿死結的紅繩,遞到雲箏麵前。

“是你的紅線,這萬年來,老身頭次對一段姻緣無能為力。”

雲箏一瞬啞然,顫著手接過紅線。

她摩挲著繩上死結,心痛到幾乎窒息:“為何?”

“你紅線唯一能牽的人隻有爍神君。”月老解釋,他神色惋惜,“但爍仙君寧可違背天意,也要改這姻緣。”

雲箏淚浮於眶:“那這些死結是……”

月老低歎著感慨:“你與爍神君紅線斷裂一次,老身便重係一次,不知不覺便這麼多遍了。”

她用眸光數著那些死結,共是十三遍。

容爍為玉竹,違背天意十三遍。

他終究不再是千年前那個非她不可的容爍。

雲箏再也抑製不住悲痛,眼淚大顆砸落。

月老也無從安慰,歎了口氣:“情不定生死,緣定結局。”

話落,月老先行告退。

寢宮內,又隻餘下雲箏一人。

她看著紅線悲痛萬分,門外忽傳來一陣聲響。

雲箏淚眼模糊地抬起頭,她略有錯愕,遲疑著走上前去:“長……神君,你可還好?”

四目相對,容爍眼神迷離。

雲箏懵然,猛地便被容爍拉進懷中。

清冽寒氣一瞬將她裹挾,雲箏瞪大雙眼,還未回神,容爍便突然俯身吻了上來!-